当前位置:正银小说>都市言情>三生三世枕上书全集> 正文 三生三世枕上书_第二卷 梵音谷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正文 三生三世枕上书_第二卷 梵音谷(1 / 2)

小燕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身,正色严肃地道:“对了,还有一事,此前我不是抱过你的原身么?占了你的便宜,十二万分对不住。兄弟之间岂能占这种便宜,你什么时候方便同我讲一声,我让你占回去。”

凤九揉着额头上的包:“……不用了。”

小燕肃然地忽然斯文道:“你同我客气什么,叫你占你就占回去。或者我这个人记性不好,三两天后就把这件事忘了反叫你吃亏,来来,我们先来立个文书约好哪一天占用什么方式占,哦,对,要不然你占我两次罢,中间隔这么长时间是要有个利息。”

凤九:“……滚。”

轩窗外晨光朦朦,凤九摸着下巴抱定被子两眼空空地又坐了一阵,她看到窗外一株天竺桂在雪地中绿得爽朗乖张,不禁将目光往外投得深些。

梵音谷中四季飘雪,偶尔的晴空也是昏昏日光倒映雪原,这种景致看了半年多,她也有点想念红尘滚滚中一骑飞来尘土扬。听萌少说两百多年前,梵音谷中其实也有春华秋实夏种冬藏的区分,变成一派雪域也就是近两百余年的事情。而此事论起来要溯及比翼鸟一族传闻中隐世多年的神官长沉晔。据说这位神官长当年不知什么原因隐世入神官邸时,将春夏秋三季以一枚长剑斩入袖中,齐带走了,许多年他未再出过神官邸,梵音谷中也就再没有什么春秋之分。

萌少依稀地提到,沉晔此举乃是为了纪念阿兰若的离开,因自她离去后当年的女君即下了禁令,禁令中将阿兰若三个字从此列为阖族的禁语。据说阿兰若在时很喜爱春夏秋三季的勃勃生气,沉晔将这三季带走,是提醒他们一族即便永不能再言出阿兰若的名字,却时刻不能将她忘记。席面上萌少勉强道了这么几句后突然住口像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讳言,凤九彼时喝着小酒听得正高兴,虽然十分疑惑阿兰若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但无论如何萌少不肯再多言,她也就没有再多问。

此时凤九的眼中蓦然扎入这一幅孤寂的雪景,一个受冻的喷嚏后,脑中恍然就浮现出这一段已抛在脑后半年余的旧闻。其实如今,沉晔同阿兰若之间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恩怨剧情她已经没有多大兴致,心中只是有些怅然地感叹,倘阿兰若当年喜爱的是冷冰冰的冬季多好,剩下春夏秋三个季节留给梵音谷,大家如今也不至于这么难挨。想到此处又打了一个喷嚏,抬眼时,就见原本很孤寂的雪景中,闯进了一片紫色的衣角。

凤九愣了片刻,仰着脖子将视线绕过窗外的天竺桂,果然瞧见东华正一派安闲地坐在一个马扎上临着池塘钓鱼。坐在一个破枣木马扎上也能坐出这等风姿气度,凤九佩服地觉得这个人不愧是帝君。但她记得他从前钓鱼,一向爱躺着晒晒太阳或者挑两本佛经修注聊当做消遣,今次却这么专注地瞧着池塘的水面,似乎全副心神都贯注在了两丈余的鱼竿上。凤九远远地瞧了他一会儿,觉得他这个模样或许其实在思量什么事情,他想事情的样子客观来说一直很好看。

帝君为什么突然要同小燕换寝居,凤九此时也有一些思考。小燕方才说什么来着?说帝君他似乎是觉得疾风院离宗学近又配了鱼塘兼有她做饭技艺高超?若是她前阵子没受小燕的点拨,今日说不定就信了他这一番飘渺说辞。但她有幸受了小燕的点拨,于风月事的婉转崎岖处有了深入浅出的了解,她悟到,帝君做这个举动一定有更深层次的道理。她皱着眉头前前后后冥思苦想好一阵,恍然大悟,帝君他此举难道是为了进一步地刺激姬蘅?

虽然答应姬蘅同小燕相交的也是东华,但姬蘅果真同小燕往来大约还是令他生气。当初东华将自己救回来躺在他的床上是对姬蘅的第一次报复,结果被她给毁了没有报复成;调伏缈落那一段时姬蘅也在现场,说不准是东华借着这个机会再次试探姬蘅,最后姬蘅吃醋跑了这个反应大约还是令东华满意,因她记得姬蘅走后她留下来助阵直到她伺候着东华入睡,他的心情似乎一直很愉快。那么,帝君他此刻非要住在自己这一亩二分地,还将小燕遣去了他的寝居,必定是指望拿自己再刺激一回姬蘅罢?刺激得她主动意识到从此后不应再与小燕相交,并眼巴巴地前来认错将他求回去,到时他假意拿一拿乔,逼得姬蘅以泪洗面同他诉衷情表心意按手印,他再同她言归于好,从此后即便司命将姬蘅和小燕的姻缘谱子用刀子刻成,他二人必定也再无可能了。

凤九悟到这一步,顿时觉得帝君的心思果然缜密精深,不过这样婉转的情怀居然也被她参透了,近日她看事情真是心似明镜。她忍不住为自己喝了一声彩。但喝完后心中却突然涌现出不知为何的麻木情绪,而后又生出一种浓浓的空虚。她觉得,东华对姬蘅,其实很用心。

窗格子处一股凉风飘来,凤九结实地又打一个喷嚏,终于记起床边搭着一件长襦。提起来披在肩上一撩被子下床,斜对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自言自语道:“重霖在的话,茶早就泡好了。”

凤九一惊,抬眼向出声处一望,果然是东华正掀开茶盖瞧着空空如也的茶壶。他什么时候进了这个屋她竟完全不晓得,但寄居他人处也敢这么不客气也是一种精神。

凤九看他半天,经历缈落之事后,即便想同他生分一时半刻也找不到生分的感觉,话不过脑子地就呛回去:“那你入谷的时候为什么不把重霖带过来?”

东华放下手中空空的茶壶,理所当然地道:“你在这里我为什么还要带他来?”

凤九摈住脑门上冒起的青筋:“为什么我在这里你就不能带他来?”

帝君回答得很是自然:“他来了我就不好意思使唤你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