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银小说>轻小说>人妻与兽> 人妻与兽第2部分阅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人妻与兽第2部分阅读(1 / 2)

凉的水顺着我的腹部、大腿滑下,点点滴滴落在地上。

“现在,|乳|头。”

我顺从地滑上|乳|头,用冰块在|乳|头上旋转着。冰和火的感觉原来如此相似,停留时间一长,冰块从丝丝的凉意变化成一种隐隐的火辣辣的痛,我也随着起来。手中的冰块渐渐溶化成了细小的冰粒,然後消失。

“好,再拿一个冰块,站起来,张大双腿,用冰块摩擦荫部。”

“是,主人。”我握着新的冰块站了起来,双腿大开着,有点像马步。面对着主人,我开始用冰块前後摩擦着自己的荫唇、阴核。荫部一直是我最敏感的地方,已经熟习了的冰块的凉意又从那里对我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击。很快,我那里的皮肤麻木了,彻骨的冰凉转为一种火辣辣的疼痛,我的呼吸沉重起来。我望向主人,用眼睛乞求着∶“可以停止了吗?”

主人明白我的意思,给了我一个鼓励的微笑∶“还早,y 1itt1e gir1,现在把冰块固定在阴核,手不要动,一分钟。”主人抬起手表开始计时。

我战栗地服从了,咬着牙,忍受着从最敏感的部位传来的痛,心里默数着时间∶“一,二┅┅”

“好,时间到了,把冰块给我。”主人走了过来,将手指深入我的体内检查着我∶“你已经很湿了,母狗,喜好吗?”

被主人发觉了我的兴奋,我的脸更红了。将剩下的两指宽的冰块交到主人手里後,我轻轻地点头∶“奴隶喜好,谢谢主人的调教。”

主人用没有拿冰的手轻轻拍了拍我潮热的脸颊∶“good gir1。现在保持双腿不动,弯下腰,双手着地。”

我服从了,主人绕到我的身後,意识到即将发生什麽,我有点害怕、也有点期待。

主人用冰块在肛门口轻轻的划了两圈。尽管知道这时候应该放松,我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着,汗水渐渐的渗了出来,我的胳膊有点颤抖。

突然间,主人的手指用力一推,一个冰冷的异物强行把我的肛门推开,挤入了我的体内。主人又拿了两个冰块,逐一的推入我的荫道,冰块滑过我仍然冰冷麻木的荫唇和荫道口,带来一阵刺痛,我呻吟了一声。

“好,现在直起身。”我直起身,主人再次转到我面前,用手指揉搓捏扭着我膨大的|乳|头。荫道和肛门冰冷而充实的刺激,和主人对我的爱抚冲击着我。被我体内的温度迅速溶化的冰水沿着大腿内侧不断滑下,“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我将上身靠向主人,用眼睛乞求着更多。

主人热情地回应了我,用他温暖的手用力揉搓着我胸部的同时,俯下头来给了我一个几乎让我窒息的吻。

冰块逐渐逐渐溶化乾净,体内的刺痛转为舒适的凉爽,然後消失在一阵令人愉快的麻痒、温热中。

看到水不再滴下,主人道∶“乖狗狗,你真棒。现在把厨房收拾乾净,然後试试把这次的经历写出来,让他们知道你是多麽好的一只母狗,我为你而感到骄傲。”

??°°给我至爱的主人。

人形犬调教(七)

to 1ove brother∶多谢建议,肉肠部份似乎很好玩,以後会试。

贞操带除周末外无法戴整天,小杰平时要上班,多少还是要注意影响,并保证她休息。这次让她戴也不是因为惩罚,而是想让她积聚性感,好到周末爆发,所以周六前打算让她的荫道保持真空状态。

六月五日?星期二??

这个星期六是我和主人的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主人好像在计划着什麽,三个星期前主人访问了一个网上s情趣用品销售站。过去一年多,主人为我在那家网站中购买了几样礼物,包括现在常常陪伴我的皮项圈、皮手套、肛门塞和按摩器。不过以前每次在选定前主人都会征求我的意见,而这一次主人说他希望在我们结婚纪念日当天给我一个surprise,所以他决定不到日子不让我知道礼物到底是什麽。

昨天主人从邮局取了个包裹,除非order东西,我们很少会接到包裹,因此我想包裹里面应该是我的周年礼物了。主人把它放在书桌的一角,并不避讳让我看到,我偷偷打量着它,盒子大概有一尺多长,但不很宽,也不太高。会是什麽呢?我好奇地想,一副钢手铐?也许,主人曾经提过会给我买一副。天!我开始希望星期六能快些到,我有点抑制不住我的好奇心了。

主人注意到我打量的眼光,对我坏坏的一笑∶“别急,baby,我保证你会有一个永远难忘的结婚纪念日,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尽量不再去打量桌上的诱惑。

今天早上,主人按惯例在上班前扫了遍元元,主人告诉我,有几个网友为我的调教留了言。在为我念完所有的留言後,主人告诉我,他觉得禁欲的主意挺不错的,所以为了我能有“一个一辈子难忘的纪念日”,主人决定我从今天起一直到星期六都要戴那个皮制的贞操带。另外,从今天晚上开始将对我进行憋尿的调教。

(对了,在这里谢谢各位的建议,但能不能拜托不要再提毛毛虫?一想它我就一身鸡皮疙瘩。)??“能不能上班时候不要戴贞操带?主人,戴上我就无法上洗手间了。而且您知道,我一戴上它就不大能集中精力。”

主人考虑了一下,回答道∶“不行,一定要戴,反正已经决定把憋尿作为本周调教的一部份。实在忍不住,中午休息允许你来我公司,我帮你解开锁排泄一下。能否集中精力就是你的问题,你自己想办法好了。”

我顺从的点点头,爬到卧室存放s toy的地方找到贞操带叼在嘴里,爬回主人身边。主人轻轻拍拍我的头∶“现在,站起来,自己穿好。”

我的贞操带是软皮做的,有大约两指宽的软皮穿过两腿中间,穿好後,皮子微微地陷入大荫唇皮肤中,由於皮很软,我并不会感到痛,不过一天下来行走的摩擦会让我的荫部很痒。

因为戴着它我没有办法安慰自己,所以常常几个小时後我就坐立不安,到晚上摘下它的时候,总会求主人安慰我或者让我自蔚才能解脱。这次居然要戴这麽多天,还要禁欲,我不由有点害怕,希望到周六我还没有疯。“也许中间我能诱惑主人安慰我一两次。”我坏坏地想。

穿好贞操带後,主人在接头的地方上了把小锁,用手拍拍我的屁股∶“好,穿好衣服上班去吧!”

接下来一天的工作乏善可陈,只能用“漫长”两个字来形容。因为怕上洗手间,我一天不敢喝水,实在渴的时候,就含口水在喉中,再吐掉。到快下班时,我的嘴唇已经乾燥,舌和喉咙深处带着淡淡的苦味。尽管没有尿意,中午的时候我还是去主人公司上了次洗手间,为下午漫长的四个半小时做准备。

我其实可以在上洗手间的时候安慰一下自己荫部持续不断的搔痒,可是我最後没有这麽做,一是怕会被进出的人发现,二是我真心希望能够通过完全服从主人的命令取悦主人。

下午四时左右,我想我快疯了。尽管一天都没有喝水,尿意还是逐渐积聚起来,渐渐到达了爆炸的极限,我在座位上上下移动,希望能找一个位置对抗膀胱难以忍耐的压迫感。这样的摩擦分散了我对膀胱的注意力,但是也同时使我的荫部更加搔痒,一时间彷佛有许多蚂蚁在我那里爬行,我的手抖了起来,也开始出汗。

一个同事从我的间隔旁经过,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我马上静止不动,做出正在专心打字的样子。时间现在慢得像蜗牛爬行一样,一分,两分┅┅四点二十七分,我再也忍不住了,强自镇定地站起来,走入洗手间,一坐上马桶,尿液马上从贞操带的两边喷涌而出,有些贱到我的大腿上,我的眼中也跟着羞耻地涌出了眼泪。

发泄完,我尽量小心、完全地擦拭沾到大腿和贞操带上的尿液,但贞操带里面沾到的尿液我就无能为力了,好在还有三十分钟就要下班了。我镇静了一下,走回我的椅子,dan!贞操带里面残馀的尿液随着我的脚步逐渐渗出,沿着大腿内侧淌下。回到我的间隔後,趁人不注意,我用纸巾悄悄清理了一下,再将一叠纸巾垫在贞操带下面,重新集中精力工作,等待着下班。

晚上回到家,主人检查了我一下,很快发现了我的窘境,“这麽大的人,还尿裤子。”主人嘲笑道,仁慈地打开锁。主人允许我去清理一下∶“不过不可以趁机自蔚,记得在周六前都不准得到满足。”我点点头,爬入浴室。

在如此消耗的一天後能够洗一个热水浴真好。贞操带上沾满了我体液和尿液的混合,提醒着我的滛荡和羞耻。我小心地把它洗乾净,叼在嘴里,爬到主人身边。主人犹豫了一下,可能是在考虑是不是要让我重新戴上它,“主人,求你,不要。”我乞求着主人。

“算了,看你白天表现良好的份上饶了你。”

“谢谢主人!”我感激地伏下身吻主人的脚,现在只要不要我戴贞操带,让我干什麽我都?意。

现在已经快晚上十点半了,被折磨了一天的我已有点困了,主人善心地同意省略晚上憋尿的饶恕了我。一言以概之,在晚餐後的三个小时内,我被命令喝下了大概三、四升的白水,不停的喝了尿、尿了喝。

主人说我的憋尿调教看来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因为我有好几次在得到停止的命令後不能完全控制住自己。作为惩罚,也是为了我好(不让我自蔚),这一周我都会被背铐着过夜。另外,主人决定采用一个网友的建议,明天我的贞操带里面将放上肛门塞。我多麽希望主人放的是按摩棒而不是肛门塞,那麽我至少可以得到一些安慰,而不是肛门的折磨。可是惩罚就是惩罚。明天┅┅唉!明天将是更为漫长的一天。

一会儿,主人将会把我的手铐在背後,我跪在主人的胯间,用我的唇、我的舌将主人带至高嘲。我感激地吞下主人的每一粒种子,希望主人也能够安慰我饥渴了一天的s处。

“不,我不会。”主人在我的耳边轻轻地笑着道∶“记得吗?no sex beforesaturday。”我的眼睛黯淡了一下┅┅anyay,到星期六,星期六就一切都会不同了。

人形犬调教(八)?

六月六日?周三??

清晨,两臂持续的酸痛把我从睡梦中唤醒。左臂因为承受了许久的重力已经麻木不堪,我轻轻翻了个身,俯卧在睡袋里,血液涌入缺血的左臂,引起一阵酸涨。我微微曲伸着手指,试图缓和这一阵难忍的涨痛,可惜并没有什麽用处。千万个小针刺激着我的指肚和手心,好一会才逐渐散去。

床上传来主人均匀的呼吸声,我抬头看了看表,还不到五点。主人在床上翻了个身,咕嘟了一句什麽,我马上静止下来。我的胸隔着睡袋感受着地板的坚硬和冰冷。我侧过脸,无意识地盯着主人被下隐隐露出的双脚,再次进入了蒙?状态┅┅??和我预料的一样,今天比昨天还要难熬。上班前,主人将那只直径最大的肛门塞无情地塞入我的肛门,再让我像昨天一样戴上贞操带。经过这麽长时间的训练,我已经习惯了异物迅速插入肛门,将它大大地撑开的感觉。可是一两个小时後,肛门塞仍然会像逐渐燃烧起来一样,将周围的肌肉灼得生痛。一整天,我都在疼痛和欲望的地狱里挣扎着。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今天我成功地忍住了膀胱的冲击,并没有像昨天一样在上班时候出丑。

晚餐後,主人牵着嘴里叼着狗食碗的我进了洗手间。在主人的命令下,我趴在浴缸里,喝下了我今晚的头三大碗水,晚上的憋尿调教开始了。也许是因为洗手间太小,主人并没有一直待在我身边,只是每十分钟左右进来一次,命令并且监视我喝下更多的水。我的胃很快地鼓涨起来,俯下头,我甚至可以看到肋骨下膨胀的胃的轮廓,我仍然顺从地尽我所能的喝着水,直到彷佛有水要从嗓子处溢出来。

很快,如此大量的饮水产生了它应有的效果,压力在我膀胱中积聚,一点一点,直到快要爆发的极限。我跪在那里左右晃动着臀部,试图缓解难忍的紧张,可是没用,我只好将一只手放在尿道的出口上用力压着,阻挡着随时随刻都有可能喷涌而出的尿液。

主人踱入浴室,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生气了∶“母狗,谁允许你用手碰荫部的?放下!”我迅速地将手放下,乞求地望着主人∶“对不起,主人,母狗实在憋不住了,求┅┅求主人允许母狗尿尿。”

“忍不住就可以违反主人的禁令了吗?母狗。”

“不可以,主人,求主人原谅。主人,求求你,让母狗尿尿吧!”

“not no。”主人转身走出浴室,留下半疯狂的、颤抖的我。再回来的时候,主人的手里多了一条皮带∶“五下,你不服从命令的惩罚。打完後你就可以尿尿了。”

我垂着头等待着,两腿夹得紧紧的,对抗着膀胱的压力。皮带呼啸着撕开空气,“啪!”的一声横落在我身上,我的臀部火一样地烧了起来。

“一下,谢谢主人。”

主人抽回皮带,调整了一下姿势,再一次,皮带夹着风声击下,这次落在我的大腿上,带来一阵撕裂样的痛。

“两下,谢谢主人。”我颤抖得更厉害了,双臂已经有点支持不住。

“三下,谢谢主人。”

“四下,谢谢主人。”

接连两下落在我的背部,我忍不住呻吟起来。呼吸因为抽痛而停顿,剧烈的疼痛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一两滴尿液不受控制的顺着双腿滑下。

主人顿了一顿,走到我的斜後方,等我调顺自己的呼吸,然後说道∶“把腿张开。”

“是,主人。”我在狭小的浴缸里尽力张开双腿,暴露出我脆弱的荫部,等待着主人最後的一击。

“啪!”的一声,皮带准 地落在我的两腿之间,我哀叫了一声,全身瞬时间绷紧,随又猛地松弛。我瘫软在浴缸内,再也不受控制的尿液涌了出来,瀑布般滑落在我的双腿间,再漫过小腿,流入下水道,我的眼泪也随着滑落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