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银小说>轻小说>深深玉米地> 深深玉米地第5部分阅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深深玉米地第5部分阅读(1 / 2)

稀。踏着如水的月光,他神使鬼差般的来到春杏家门口。透过门缝看,里面有微弱的灯光,那是春杏的屋子,似乎还有婴儿的啼哭。闲话归闲话,他是实实在在的喜欢春杏,喜欢她的文静,喜欢她的淡然,还有那么一点点高傲。春杏啊,我将如何跨过这道看不见的门槛,与你相伴呢?

春杏在屋里侍弄女儿,尽管生个女儿婆婆不高兴,尽管其正在医院的表现让人匪夷所思,可是儿子不在家,媳妇的月子总得侍候。女儿的出生让春杏有了依靠,有了奔头。

出了满月,婆婆便不管了,春杏独自带着女儿,下地干活,回家做饭,孤独而坚强。

这天,她背着女儿,来到田地,正准备请人帮忙浇灌快要旱死的秋苗,看到田里水汪汪的,似乎听到玉米那欢快的喝水声和哔哔叭叭的生长声。是其正!她心里喊道。感激、埋怨一齐涌上心头。感激有人帮忙让她不再作难,埋怨他这样做是不是更让人说闲话。

抱着女儿坐在田头,路过的村人看到田里的水,却看不到其他人,暧昧地笑笑,边走边回头看她。她装作没看见,抱起女儿回家。

胡同口照例坐着一群妇人,有的手里拿着活,有的奶孩子。

“那可不是,亲着呢,听说在医院一口口的喂。”

“咋?你眼热了?回家让你男人喂你呀!”一人打趣道。被说的那女人站起来欲打她,“俺可受不起。”

“到底是自己的孩子,能不管吗?”

“真是他的?”其他人问,凑到一起看着说话的那女人。

“我是听说的,可不是我说的!”

“听说连田地也浇好了呢。”

“……”

忽地看到春杏来到眼前,都倏地闭了口,各自忙各自的。

春杏心里一沉,快步进院。婆婆在院子里打鸡:“我打你个吃里扒外的死鸡!自己有食不吃,去吃别人的!!”鸡被她打得乱跑,咯答咯答地叫着,鸡毛、鸡屎到处都是。

赶快进屋,掩门,泪,流了下来,流到女儿脸上,女儿睁大眼睛看着她,为女儿拭去脸上的泪,女儿啊,你可知妈妈的苦!她把脸贴在女儿脸上,不禁哭出了声。

第四十一章

春桃和他们吃过饭,殷勤地收拾桌子,生怕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贺主任好象没春桃这个人似的,该说啥说啥,该干嘛干嘛,也不问问春桃为什么在这里吃饭,也不象徐立说的那样谈工作的事。饭后一抹嘴,找个理由就走了。

徐立看春桃很紧张,笑了,说:“没事,她有事先走。今晚你住在这儿吧?别走了。”无处可去的春桃不说话,却在心里嘀咕,这张单间房子这么小,可怎么住呀,他不是有别的目的吧!我该不该相信他?第一次见面就吃饭,就住一间屋子,这象什么话!

“这样,你睡床,我坐着。要不,咱们聊天!”徐立说。

“行。”

两人搬好凳子,坐在桌前。徐立首先谈起了自己的事,家住农村,兄弟多,家里穷,好不容易把自己供到大专毕业,又在家乡不好找工作就出来混,也是才来这家公司不久。都是农村出身,春桃对他不那么厌烦了,还有了一点点好感。“那咱们公司主要是做什么的呢?”春桃问。徐立笑了,这该死的温柔的笑!“商务礼仪,顾名思义就是帮人家做事的,搞搞接待,帮人家跑跑腿之类。你以后会明白的。”春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好意思再问。

一夜无话,春桃对他的好感增加了几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不就能说明他的人品了吗?春桃为自己初到省城就遇到了好人而庆幸。

天亮了,徐立和春桃买了早点,坐着吃。徐立说,一会儿有一个温州来的老板,请她帮忙接待一下,中午一块儿去吃饭。春桃不愿,他笑说:“怕什么,我也去的。别忘了,这是你的工作。”

“这老板是来干什么的?”春桃问。

“他是贺主任的同学。这次来是有生意要谈,我们要好好接待。”

到了公司,并没有实质性的工作,春桃坐着无事,看他们也是无所事事,就起了疑,然而一会儿那老板就来了,一进门先哈哈大笑,很爽朗的样子。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张老板。这是公司小徐,这是新来的,春桃小姐。”贺主任忙说,请张老板坐下,示意春桃倒水。

“张老板这次又签到大单了吧,得请客呀!我们也跟着沾沾光。”贺主任说。

“哈哈哈,一定一定。地方随你们挑。”张大笑。“这样,要是现在你们没事,咱们先坐我的车去兜兜风怎么样?”

“好好。我愿意!”贺主任高兴的说。徐也跟着笑。春桃无奈也只好跟着他们下楼。

一辆锃亮的黑色轿车停在楼下,见他们一行过来,司机赶忙打开车门,张笑哈哈的先坐进去,其他人鱼贯而入。春桃第一次坐小汽车,感觉很奇特。这么狭小的一个空间却不觉得拥挤,相反,很舒服,很享受。车内低低的音响开着,若有若无的音乐飘入她的耳际,这才叫生活!她想。在那贫瘠的土地上劳作了一辈子的父辈们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人还可以这样活着!我要过这样的生活,我要过这样的生活!

车无声地前行,窗外的景物一闪而过。坐在车内,感觉离地面好近,思想上却好远。外面的人流显得那么匆忙,那么世俗。姐姐在家有一辆摩托车就很不错了,哪里尝过坐汽车的滋味!还有爹妈,想不到你的女儿在他乡已经坐上了吧。高高的楼群一幢接一幢,越入市区,人越多,楼越高,离陈寨村也越远。车在街道上绕来绕去,看到不同风格的房子,看到不同面孔的人。离开家乡的心却越来越坚定。

他们几个谈笑风生,象没春桃这个人一样,她正好想自己的心事。

“就这里吧!”张老板说,打断了春桃的思绪,一看,车停在了一幢大厦前。服务生上来打开车门,几个人下车,这楼真高,得仰脸才能看到顶端。“欧亚大酒店”几个大字镶在四楼前面,好气派!

第四十二章

其正联系的苹果苗到位了,有好多户家庭都购买了,热火朝天地种上。春杏没打算要,女儿小,没人管理不说,还没有这笔钱。她每天除了喂养女儿,就是带孩子去自己的玉米地,拔草,施肥,就是没事干坐着,也不想回到那个说三道四的家。

女儿三个月大了,俗话说小孩神长仨月,前三个月生长很快,几乎一天一个样子。女儿长高了,胖乎乎的,雪白的肌肤象是一弹就破,那眼神里象是蕴含了无尽的东西,又好象清澈的泉水,让人忍不住去疼爱。

玉米苗也蹿到一人高了,黑黝黝的很旺,春杏抱着女儿坐在田埂上,望着玉米地出神。女儿突然哭了起来,春杏赶忙把孩子放在怀里,掀开衣襟,把||乳|头塞进她嘴里,她顿时止住哭声,吃了起来。

玉米地里传来悉悉嗦嗦的响声,而且愈来愈大,春杏抬头一看,其正!他微笑,该死的微笑。春杏低下头不看他。“春杏,我帮你订了苹果苗了。”“我不要。”“没事,你可以的。先种下的一两年不用怎么管理,照常种庄稼,孩子大了,你也就有空了。”“……”。虽然不说话,春杏心里翻江倒海似的,对眼前这男人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喜庆离家,让她独自面对生活所有的压力,好胜的她,已经快透不过气来了。

其正在她面前蹲下来,盯着她的眼睛。孩子吃着吃着就睡着了,在她怀里安静地睡。其正把衣服脱下来,铺在旁边的干草上,从春杏怀里要过孩子,放上,才转过身来。春杏看着他,满是不解。

其正两手放在她肩上,看着她的脸,春杏欲挣脱,他却更紧的抱住她,把她的头放在自己怀里,脸蹭着她的头发。“杏……,杏,你不知道,我是怎样的想你!”其正喃喃地说。春杏挣扎着,想逃离他的怀抱,却怎么也挣不脱。慢慢的,她任由他抱着,听着他的呼吸和心跳。其正更紧的抱她,象是要把她勒进自己的身体里。

天渐渐的黑下来,他们不顾这些,兀自看着对方,永远不够。

其正脱下了春杏的外衣,盖在她女儿身上。他们互相的搂抱着。

一个成熟的苦命女人和一个强壮的也是苦命的男人搅在了一起。

蓝天作被,大地作床,明月作媒,他们在演奏着一曲不畏礼教、不畏世俗的xg爱之歌!

霎时,明月移到头顶,将千万片银箔似的清辉从玉米叶缝中洒下来,装饰着他们的婚床。地下的蛐蛐,树上的小鸟,一齐亮开了歌喉,在这寂静的夜里,为他们伴奏和礼赞。连地边含苞欲放的杜鹃花,此时也早早的绽放出了红红的花瓣,朝他们点头微笑,送上一片火热的情怀和浓浓的异香。

生命是压抑不住的,只要有生命,xg爱也便会永远存在。

第四十三章

黑夜无边,象是谁撒下一块巨大的黑布,将这世界笼罩着,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春桃跌跌撞撞的跑着,披头散发,衣衫零乱,后面有千军万马在追赶,她赶忙钻到路边的厕所,可还是被找到了,许多人抓住她,她急得大喊:“放开我,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春桃大喊着坐起来,原来是梦!她睁开眼睛,看着四周,旁边的沙发坐着一个人,正抽着烟看着她,正是那张老板。再看看身上,一丝线也没有,赤条条的。她赶忙抓起被单盖住前胸,惊恐地看着他。

“好!”他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掐灭烟头,站起身来,慢慢的走向她。

“你干什么!你,你别过来!”春桃大喊。

他顿了一下,还是慢慢的走,“今天我值了!我喜欢你这样的!小姑娘,别怕!”

春桃慢慢想起来,是在欧亚大酒店里,自己被他们灌得醉熏熏的,不知东西南北,然后怎么到的这里,就不知道了。这个死徐立,这个死公司,全是他妈的骗人的。张老板象是看透了她的心思,皮笑肉不笑的说:“恨他们?哈哈,现在他们已经在你找不到的地方了。告诉你,小姑娘,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咱也不让你吃亏,给!”他掏出一沓钞票,扔到床上,扔在春桃的腿边。

“滚!!”春桃大叫,眼泪霎时涌出来。

“好,我走可以,你会找我的。这是我的名片,想我了就打电话。”张老板又扔下一张名片,打开门,挺着那大腹便便的身躯,慢腾腾地走出门去。

春桃跑到卫生间,不会用热水器,就用凉水浇着自己的身体,一直冲,一直冲,象要冲掉这耻辱。很久,她对着镜子,看着里面的年轻的身体,泪,已经流干,心也痛得没有知觉。这就是保持了近二十年的干净的身躯,这就是所谓的贞操,什么他妈的,统统见鬼去吧!她心里骂道,走出浴室的门,穿上衣服,拿起床上的钞票,塞进口袋里,走出门,走过酒店长长的走廊,走过服务员那诧异的眼光,走过那干净华丽的大堂,一直走到台阶下,走到大街上的人流里。

又是黄昏。人们急匆匆的回家去,只有她,没有地方可去。两边房子里的灯一盏盏的亮起来,映出一片片桔黄的光,很是温馨。最重要的是住的地方,她开始寻找旅馆。

这是一条背街,小旅馆门面不大,但是很干净,店主是一位大姐,很和善的样子。办完手续,稍稍休息一会儿,春桃就出来了,在路边随便吃点东西,打车直奔商场。坐车的感觉真好,几分钟就到了,临下车,她甩出一张大钞,“不用找了”就下了,的哥司机看着她,一个农村女孩,出手这么大方,不敢相信。

再出来的春桃,就不是以前的春桃了,怎么也看不出原来的农村丫头的样子,不仅身上的衣服换了,而且手里提的大包小包的,又站在街上打车,上车后对司机说:“最好的理发店。”轻快的小汽车载着她绝尘而去。

第四十四章

一连几天,春桃都是窝在小旅馆里,疯狂的购物,然后回来躺在床上沉思,短短的几天,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农村丫头一夜之间变成了有钱人,嗯,对,就是一夜之间。不知是庆幸,还是悲伤,反正就是一种别样的滋味在心头。她不想这样,自己好歹是个师范生,不能这样的耗费青春。可是这样的生活真的很诱人,让她欲罢不能。

经过一天的心理斗争,她决定去找一份工作。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