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银小说>轻小说>我要我们在一起> 我要我们在一起第6部分阅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我要我们在一起第6部分阅读(1 / 2)

但我不后悔。”

他究竟是想道歉,还是怎地?

她双颊浮起薄晕,含糊地“嗯”了声,纤手伸入睡衣口袋,握住她带出来的东西。现在是把它拿出来的好时机吗?

“我想去找秀和,想办法驱除我身上的鬼魂。”

她闻言愕然,“为什么?”

“这是我的身体,我不想和别人共享。”瞧她欲言又止,显然想劝阻他,却说不出口。他涩然道:“而且,我不想被当成某人的替身。”

她一愣,吶吶道:“我没有把你当成他的替身……”

“我爱你。”他的坦言让她一震。“我曾经想过,我可以假装回想起前世,假装我是那位皇子,但一想到当你看着我,却是透过我在看着、爱着另一个人,我就无法伪装。你知道吗?我比你更希望我是他的转生,让我可以毫无顾忌地爱你,也知道你是确确实实爱着我。”

他咬住唇,眸底蓄满痛楚,“我骗了你,其实我有作梦,每个梦都一样,梦中的我就是他,当我说我爱你,你不是用现在这种震惊的表情看我,而是给我一个拥抱,告诉我,你也爱我。我作了几十个这样的梦,醒来,每个梦都成空。我终究只是傅珑树,不是你爱的人。”

他痛苦又深情的剖白深深震慑了她,她鼻间染上酸楚,眼眶泛红。他才十七岁啊,为何会有如此刻骨铭心的感情?

为什么他给她的感觉,依旧与她梦中的男子重迭报分?

“所以,我不想让他继续留在我体内。但如果我赶走他,你也许会恨我吧?如果他附在别人身上,你会不会转而爱上那个人?于是我迟疑了,想了很久,决定问你一句话——如果我愿意让你将我当成他的替身,你能不能爱我?”他放下所有的自尊与骄傲,卑微地喃语:“只要你爱我,我不在乎你把我当成谁。你愿意……爱我吗?”

你愿意爱我吗?他压抑的眼神,炽热、渴望、浓烈而深挚,倾尽他一生所有的感情,却只敢乞求她一点点响应。

只寥寥数语,却狠狠揪住她的心,她泪眼婆娑,急切地解释:“我没有把你当成任何人的替身!那些梦的感觉太真实,梦中人的情感和痛苦,我都感同身受,我被他们深刻的感情震撼住了,这几天一直想着他们……可是我没有将你当成他!就算那是我的前世,也都过去了,如果非要把前世的事套到现实中,那我原有的人生又算什么呢?我不可能成为铃女,我还是梁意画啊!”

“难道你不曾希望我就是他?”

她脸一红,无法否认,“我的确这么期望过,因为如果你和他是同一人,我比较容易……”颊上的红晕转浓,她掩饰地低下头,“坦白对你的感情。”

他一愣,太过惊愕自己所听见的话,甚至不敢开口问她,只能傻傻看着她披散的发间,露出白玉般的小巧耳朵,逐渐染上玫瑰般的色泽。

然后,她的手从睡衣口袋伸出,握着一根木雕长簪,簪身雕着他熟悉的旋律,簪末的高音谱号因室内的光线而闪耀着光辉,是他特地为她做的。

他低哑道:“我以为我扔掉它了。”他曾以为在簪上雕刻乐谱是个美妙的巧思,如今只觉碍眼——这段旋律,是那个男人留给她的记忆。

“它很漂亮,我看见你把它扔进花圃,觉得可惜,就捡起来了。”她抚着簪上的花纹,“我是先喜欢上你,才知道这些前世的事情。说是喜欢,我自己也不确定,因为你……很好看,我很容易对好看的东西着迷,我以为我只是一时迷恋你的模样。而且,你年纪比我小太多,我怕你是一时弄错了我们之间的感觉——”

“我年纪是比你小,伹没小到连自己喜不喜欢你都弄不清楚。”他心跳剧烈,语气温柔得不能再温柔,唯恐口气稍差,就会吓跑她。她说“喜欢”吗?不是他的错觉吧?

“嗯,抱歉,我不该这样说。”她紧张地笑,感觉到他的灼灼目光,头垂得更低。“所以当我知道我们之间可能存在着前世的牵系时,我很希望这是真的,这样就能确定我对你的感觉,但是,你并不是他……”

“所以你认为,你对我的感觉是错误的?”他的心悬在半空,是即将得到有生以来最大的狂喜,或是狠狠摔落、碎成千万片,全凭她一句话。

“不,我对你的感觉和对他的一样。”她摇头,努力想描述这扑朔迷离的感觉,“我觉得我的心……认得你。”

“什么意思?”他濒临疯狂,几乎想抓住她的肩撼摇,逼出他想要的答案。

“梦里的我……很爱他,那种深刻的感觉烙刻在我心中,醒来以后,还是非常鲜明。当我看到你,这感觉就不断在我心里重演,仿佛我的心穿越那个遥远的时代,来到现在,终于找到你。”

她握紧簪子,“就像它,我明知它代表你的心意,如果我不接受你的感情,就不应该收,但我还是捡起了它。我想,我的心是认得你的。”她双颊如火,声若细蚊:“或者说,认得爱上一个人的感觉。”

“……再说一次。”静寂片刻,傅珑树粗哑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

她咬着唇,全身的血液都在烧,“我……认得爱上一个人的感觉。”

“再说一次。”

她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哪能再说一次?她心跳如鼓,即使初恋时也没有这么羞涩,嗫嚅着:“我认得!”唇猛地被他堵住,他顺势将她压入柔软的床铺,年轻的身躯覆上她的。

他的手指穿过如云发丝,捧着她酡红的脸蛋,唇舌放肆地入侵、需索,饥渴地吞掉她的气息与甜蜜,他的身躯紧贴住她的柔若无骨,蛮横又亲密地挤迫她,她淹没在炽热的情潮中,无法反应,只能承受。

“等等……”他炽热的吻烧光她的氧气,她好不容易才从甜蜜的折磨中逃开,急促起伏的胸口努力灌进空气。

“别说话。别再说什么前世今生,我不想听,只想吻你。”他喘息沉重,反复轻啄她被啃咬得艳红的唇,低喃道:“就算这又是一场梦,我也要好好把握,至少在梦里,你是属于我的。”

“你不是在作梦。”深浓的情感氤氲了她的眼,泛起醉人的水雾,她羞涩而坚定地吐出:“我爱你。”

他一愣,眸光惊喜、激动,又转为深浓,沙哑道:“而我比你所能想象的更多上无数倍地爱你。”扣紧她的手,压着她重重陷落床铺,贴身纠缠,让彼此陷入另一波迷眩的g情。

夜,很静,恋人间绚烂的情爱,在夜的掩护下,幽静而炽烈地蔓延。

“从今天开始,由这位胡老师帮大家上课。”梁意画向学生们介绍新来的音乐老师。

音乐科少有男老师,文质彬彬的胡老师一站上讲台,立刻吸引了学生们,好奇地对他问长问短。

粱意画退到教室后面,正好停在魏霓远的位子旁。他一脸惋惜地瞧着她,还希望刚才她宣布的事不是真的,“你真的要离职了?”

“校方找到两位递补的音乐老师,也就不需要我这个助理了。”梁意画微笑,目光掠过教室内几十个学生,停驻在傅珑树身上,他正和一位同学低声说着什么,曾向他示好却碰钉子的长发女孩坐在他后面,试着加入谈话。

“我说过,别把我们当小孩看,你会吃亏的。”

“什么?”梁意画闻声低头,看着含笑的魏霓远。

“你把阿树当弟弟,结果心被他偷走了吧?”见她双颊逐渐染红,魏霓远知道自己猜对了,笑意更深,“阿树的坏脾气没人招架得住,没想到短短几天就被你收服了。”

“他脾气并不坏。”她温和地替傅珑树辩护,注意到长发女孩好不容易插进话,形成三人聊天的情况。

长发女孩的眼神依旧是爱慕的,随着她每一次看向傅珑树、每一句对他说的话,梁意画的心越绷越紧,看着傅珑树处身在同龄的少年、少女之间,她越发感到自己的格格不入。

昨晚与他把事情谈开来,感觉是很美好,但静下来思考后,她才发觉她要面临的考验不少。

先不管旁人的眼光,年龄差距必然带来下少问题,当他和朋友谈天说地时,她这个已经脱离十七岁很久的大姐姐,会不会连半句话也插不进去?

魏霓远的声音拉回她忧虑的思绪,“阿树的脾气当然坏,是对你才特别收敛。他有点极端,如果是他没兴趣的事,他看都懒得看一眼;至于他有兴趣的事,在他眼里就放大了无数倍。这个性挺讨厌的,不过相对来说,他一旦爱上一个人就是死心场地,百分之百专情,除了他爱的人之外,其他人他都看不见。”

他笑咪咪地瞧着梁意画,“所以你不必盯着黄同学看,她虽然很漂亮,但在阿树眼里,她跟玻璃窗差不了多少,不可能成为你的情敌。”

梁意画窘红了脸,吶吶道:“我并不是在烦恼这件事。”

“总之,对阿树面言,现在全世界你最重要,我以阿树的好友身分保证,你绝对可以相信他的忠贞。”忽见胡老师放了音乐给学生听,步下讲台,匆匆向他们走来。

“意画!”胡老师热烈地握住梁意画的双手,“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间学校遇到你,我们有两年没见面了吧?”

魏霓远睁大了眼,看着男人那双不知死活的手,又瞄向傅珑树,果然看见好友脸色一沉,眼神犀利地望着新老师不寻常的举动。

“是啊,从大学毕业后就没见面了。”梁意画微笑着,对方是她昔日男友,两人分手后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友谊,此刻她唯有与旧友重逢的愉快,浑不觉有双视线盯着他们,嫉妒得快要烧起来。

“你在国外的课业结束了吗?”

“学位拿到了,也有点累了,就回国找工作,想换个跑道试试。”胡老师打量着她,见她长发依旧以木簪挽起,簪身刻有五线谱,簪末悬着由细小矿石串成的高音谱号,充满音乐的元素,他笑道:“从我送你那根发簪之后,你似乎就开始对这类饰品有偏好了。这发簪挺别致的,在哪里买的?”

“一个……朋友送的。”梁意画迟疑了下,还是没有把“男友”二字诉诸于口。要将一个年纪小自己许多的男孩挂在嘴边,说他是自己男友,总是有点别扭。

幸好胡老师没有追问,又道:“待会儿下课后,一起吃个饭吧?对了,你应该看过学校里的文物展了吧?展出很多古乐器——”

“老师,我要借书。”傅珑树抱着几本圆鉴,走到新老师身边,毫不客气地塞给对方。

哇,来了来了!魏霓远目不转睛地看着好友森冷的表情,以他目中无人的性格,这反应还算挺温和的,是想在梁意画面前保留一点形象吧?

“借书?”胡老师一时不知如何处理。

梁意画解释道:“那边有登记的簿子,把书号登记下来,就可以让学生将教室的书外借。”

胡老师向傅珑树点点头,“等我登记好,下课再给你。”他满心只想着古乐器的事,又向梁意画道:“昨天又送来几样复制的乐器,听说主办单位有意将音乐部分独立出来,另外办展览!”

“已经决定要做了,目前正在征询专家的意见,这两天将会同校内音乐老师一起开会磋商。”傅珑树不悦地插口,刻意挡在梁意画与新老师之间。她与这男人显然相当熟稔,两人是什么关系?

“他是主办人传教授的儿子,这次展览,很多资料都是他整理的。”梁意画向讶异的胡老师介绍。原不想对傅珑树解释的,但见他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她只好压低了声音,含糊道:“他是我大学的学长。”

胡老师也听说过主办人有个儿子,负责很多幕后的工作,此刻虽见对方脸色不太好,还是很开心地与他寒暄,笑道:“我对这个乐器展挺有兴趣的,有没有荣幸参与会议?”

“原则上每位音乐老师都会参加,你是新来的老师,拟名单时可能没把你算在内,我可以帮你安排。”傅珑树瞪着眼前风度翩翩的男人,表面上不动声色,却是越来越恼怒。

对方是她的朋友,她却将他当成学生介绍,当场让他矮了一截,也模糊了他们的关系,难道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意画也可以参加吗?她在古乐器这方面很有研究,能提供不少独到的看法。”胡老师好意替梁意画争取机会,说着,很自然就搂住她肩头。他在国外待久了,有几分西式作风,并没想到这等亲密动作很容易引起误会。

梁意画吓了一跳,就见傅珑树脸色更冷,眸光迸射怒气。

她连忙挣开肩头的手臂,结巴地解释道:“他在国外住了很久,所、所以肢体动作比较多,并没有别的意思。”

魏霓远则是看傻了眼,深感不妙地瞧向好友,果然见他眼中火花噼啪乱闪,恐怕这位胡老师要有大麻烦了。

讵料,傅珑树只是淡淡道:“她已经在名单上了。事实上,就是因为她找出一项古乐器的指法,才引发另开展览的构想。”语气斯斯文文,依旧一派教养良好的沉稳模样,只有身侧握紧的拳头泄漏了汹涌的情绪。

胡老师神经也真够粗,还没发觉自己已经踩在对方容忍的界在线,兀自高兴地向梁意画道:“那我们就能一起参加研讨会了!这样吧,待会儿我们先去逛展览,看看有些什么乐器,然后一起去吃饭!”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美少年一把将梁意画搂入怀中,举止间流露浓烈的占有意味,和他文雅的外貌完全不符。

“她和我稍晚还有事,没时间陪你去吃饭。”傅珑树霸道地搂住梁意画肩头,瞪着眼前呆愣的男人,“还有,她是我的女朋友,请你以后别随便约她。”

被傅珑树这么一搂,直到下课,所有人都走光了,梁意画都不敢抬起头来。

傅珑树早就收好书包,帮忙关上门窗,回头见她还在核对书柜与借阅的登记簿,开口道:“我跟秀和约在图书馆见面,你也一起来吧?他想了解一下那天施法的结果如何。”

梁意画迟疑了下,点点头,拿起两本他先前说要借的图鉴,“你只要借这两本吗?”

他凝视着她有意回避的眼眸,“我并没有要借书。当时你和他在讲话,我总得找个打断你们的借口。”

她颊上残留的淡红复又通红,不再多问,关上书柜,她率先走出教室。

傅珑树默默跟上她,注意到她外套衣领有些乱,他伸手替她整理,手指碰到她颈项,她瑟缩了下,显得畏惧。

他的心像被针一刺,涩然道:“你在生气吗?”

他不过是手臂在她肩上停了几秒,她的朋友不也做了一样的事?为何她的表现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勾当,连他的碰触都害怕?

“我没生气。”四下无人,她这才坦承自己的心情,“我只是吓到了,旁边那么多人,你突然就抱住我,还那么大声地说我是……”她咬住唇,窘得抬不起头,“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原来她只是害羞?傅珑树松口气,“他想约你出去,而你完全没对他提起我们的关系,我才想『提醒』他,别对你有妄想。如果惹你不高兴,我道歉。”他凝视着她,“他说,他送过你发簪,他就是你前男友?”

他一猜就中,让梁意画毫无回避的余地,硬着头皮颔首,连忙补充:“我和他三年前就分手了,维持朋友的关系。他出国两年,回来想找我出去吃饭聊天,纯粹是朋友联络感情而已。”

“那至少给他一点暗示,让他知道你目前的感情状况,这应该不难吧?”

“教室里很多人,我不好意思说啊。”在他仿佛能透视人心的眼神下,她退缩了,只好老实承认:“我怕我们的关系一旦被知道,一定会有些闲言闲语,说你年纪太轻,被我迷惑了;或者说我勾引你……”

他眸色一暗,自嘲地笑了,“又是年纪的问题。人人都怕老,只有我在嫌自己年纪不够。”

他受伤的眼神让她心疼,急急想要解释,“我只是需要时间适应!”他俯下头,以唇轻轻夺去她的话语。

“别道歉。你没做错什么。”他握住她的手,随即又放开了,转头往楼梯走去,“走吧,别让秀和等太久。”

他想牵住她的手,却又不敢,是迁就她的顾忌吧?

她迟疑了下,跟上他的脚步,“一定要见他吗?”

“只是谈一下,不会太久。”

第十章

当他们来到图书馆外,姬秀和已经在露天咖啡座等着他们了。他身边还有个玉黎国中部的小女生,两人拉着椅子并坐在一起,正亲密地合吃一块蛋糕。

见到他们,姬秀和脸一红,连忙分开与小女生的距离,招呼道:“阿树,我点了蛋糕和水果茶,一起来吃吧。”

“谢谢。”傅珑树拉开椅子,让梁意画落坐,才瞥了小女生一眼,“好久不见,小妤学姐。”

对方明明是个国中女孩,为何称呼她学姐?梁意画不明所以,好奇地看着小女生,她有张可爱的圆脸,一双大眼又圆又亮,身材娇小,若非一身国中制服,乍看下会以为她还是国小生。

小女生倒是处之泰然,以鼻音“嗯”了声,表示听到傅珑树的问候,瞄了梁意画几眼,自顾自地继续吃蛋糕。

“直接谈重点吧。”傅珑树坐了下来,“你为什么想知道施法的结果?”

“呃,因为那天我睡着了,醒来时已经被向大哥送回老师那边,不知道法术的效果如何,毕竟是我介绍你们去找向大哥,我有必要了解。”姬秀和赧然笑着,轮流看着好友与梁意画,“有想起什么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