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银小说>都市言情>借种【双性】-v文> 武僧狂搞y浪太子处b/戳破处子膜/喷尿一般灌满子宫/岔开腿露处b勾引武僧/潮吹狂喷水/站立扭曲姿势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武僧狂搞y浪太子处b/戳破处子膜/喷尿一般灌满子宫/岔开腿露处b勾引武僧/潮吹狂喷水/站立扭曲姿势(2 / 2)

“唔...我...我不管...唔...下面好...好痒...”祁颜发出浪叫,谁这幺大胆敢给他下药,要不是男人,那会是谁

“你等着,我给你去打水。”石坚全裸着身体,胯下黑乎乎的长屌随着走动打在大腿帮,龟头上的口水粘在黝黑的大腿肌上。

“你给...给我回来...啊...不...不能...”祁颜发出难忍的呻吟,男人开门要走,他为了解决瘙痒,只能下床阻止男人离开,可是由于双腿发软,他跌倒在地。

石坚看到少年摔倒,他还是赶紧过来抱起来,但却摸了一手淫水,他身体颤抖几下,胯下的阴茎跟着颤抖,马眼分泌出的黏液滴在地面。

“你不能走...唔...”祁颜抚摸男人的胸口,嘴唇凑近堵住男人的厚唇,舌头同时撬开伸进去缠在一起研磨,口腔的气息湿热,他的嘴里弥漫的全是男人的味道。

石坚没想到少年会来这招,他的舌头被少年勾着咬住吞咽,恨不得吃掉,他不敢动,任凭少年淫浪的动作,可能是自己助纣为虐,少年大胆伸地直接用手握住他的性器。

祁颜饥渴地吞咽男人的口水,手掌握着茎身撸动,他的下面好痒,已经忍受不住渴望这武僧的鸡巴。

“够了”石坚趁着少年放开舌头,他赶紧推开,接着将他抛到铺盖上。

“别...别走...你快...看看...我不...不知道怎幺回事...哦...”祁颜仰坐在床上,他岔开腿,露出中间隐秘的处屄。

“咕嘟”一声,石坚咽下一大口唾液,他看着床上的少年,简直下贱到掰屄的地步,他看到中间红嫩满是淫水的屄口,他愣在一旁,脚就是挪不动。

“师...师傅...求你给...给我...屄好...好痒...啊...”祁颜掰得更大,里面嫩红的屄肉斗暴露出来,他真的好痒,男人再不过来,他就自己动手了。

一句句师傅,正在侵吞石坚的理智,胯下的长屌硬挺对着初屄的方向,他忘记了自己的信仰,仿佛自己只是个普通的男人,面对少年骚浪的诱惑,他怎幺不心动。

“师...师傅...过...过来...哦...骚逼要...要吃大...大鸡巴...哦...”祁颜再次不要脸地浪叫,他将屁股挪到床沿,屁股抬高方便男人视奸。

石坚理智一点点消失,他走过去靠近少年,粗犷的脸庞上带着兴奋的色彩,他好像中了少年的魔咒,所有的一切都被操控。

“唔...用大鸡巴干...干我...”祁颜双腿大开,他挺起身握住男人的鸡巴,将龟头抵在屄口研磨,骚浪的肉屄已经流出大量的淫水,随着磨擦,屄口兴奋地张开。

石坚喘着粗气,脖子上青筋暴起,他没有阻止少年,任凭紫黑的龟头在处屄研磨,他全身肌肉紧绷鼓起,特别是腹部,肌肉鼓出吓人的状态。

“你难...难道不...不想干我...天天守...守着破庙...不寂...寂寞吗”祁颜咬着嘴唇,继续勾引男人,他握着茎身上下扫荡骚屄,强烈的快感同时刺激着两人。

石坚呼吸急促,心脏狂跳,他禁欲多年,似乎忘却了爱欲的滋味,但自从少年来了之后,勾得他一次次破戒,让他体会到无法言喻的刺激,现在面对少年大胆骚浪的干屄要求,他沉浸在汹涌的性欲中。

“啊...你怎...怎幺...啊...”祁颜眼睛睁大,紧致的初屄突然被男人浑圆的龟头捅开,他根本受不了,但体内的瘙痒感却愈发强烈。

“哦好紧”少年的屄很紧,里面又湿又热,裹得石坚当场粗吼出来,他弓腰慢慢往里进,少年绝对是第一次,里面软嫩的屄肉包着龟头吸润,这柔软只有处子才有。

“啊...好...好粗...不...不行...”祁颜肥臀颤抖着,但男人却压着他的腿,狠劲挺腰往里插,他难受中带着奇怪的快感,肉屄一寸寸失手,当男人龟头触碰到一层薄膜,他知道自己没有回头路。

“嘶别动”石坚分开腿,他抬高肥臀,像变态一样盯着结合处,他的龟头碰到了肉屄的处膜,他要给少年破处,这种兴奋感直冲大脑。

“不...不要...哦...你...”祁颜感受男人在用龟头轻戳薄膜,瘙痒感再次强烈,敏感的屄肉裹着茎身,他身体弹起来,但男人凶猛地一插,他身体又软了。

石坚没有告知插凶狠地捅了进去,他握着脚腕将长屌全根而入,体内突然夹紧,黝黑的健臀紧绷再一起,垂在胯下的卵蛋更是紧缩。

“啊...好...好长...捅死...死了...”处屄被非人的长屌撑得没有任何缝隙,屄道里全是茎身,祁颜难受地叫出来,可是没等多大一会,禽兽武僧便挺腰大力抽插起来。

石坚双手按在床铺上,少年的双腿放在肩头,他摆着腰身上下抽插,结合处的屄口渗出少量的处屄血,拔出的茎身表面也沾染上,他能感受到身下少年在颤抖,但处屄又湿又热,他操的又急又猛,险些将少年撞到床头。

“唔...轻...轻些...哦...”即使处屄瘙痒,但耐不住男人狂野的操干,祁颜起身想抱住男人的后背,但男人的力道太狠了,结合处又流出处屄血,他只能抓着床铺被男人狠干。

石坚粗犷的脸庞带着往日没有过的凶狠,

黝黑雄壮的成年肉体压着少年狂猛地抽插,红嫩的处屄被黝黑的茎身蹂躏搞大,两种不同的颜色交合在一起刺激出更多的快感,随着大力的撞击,结合处的处屄血消失,逐渐被淫水代替。

不知道是这武僧太会操,还是操干的力度狠,每一下都将处屄敏感地带戳得发紧,屄肉冒出一股股淫水,而屄口更是夹紧死死裹住茎身,吸得男人粗吼。

“嘶松开”石坚被少年吸得额头青筋暴起,体内的阴茎暴涨,他双手握住细腰,狠劲将肥臀往胯下送,好让紫黑的鸡巴奸淫处屄。

“啊...好...好猛...大鸡...鸡巴操...操死我...啊...”初屄被男人鸡巴贯穿,龟头磨擦深处的软肉,祁颜张着嘴浪叫,这是他第一次体会被操的滋味,这比操人爽多了,并且身上的男人发狂起来操屄,真是厉害,只用胯下非人长屌插干就能征服他。

石坚撅着健臀死命地撞击,胯部撞得屁股"啪啪"响,硕大的卵蛋搞得屁股全是红印,结合处滑腻不堪,粘稠淫水积满屄道,紫黑的茎身被淫水弄得油光发亮,乌黑皱褶的硕大卵蛋也满是淫水。

“师...师傅...好...好快...屄透...透了...”祁颜翻着白眼,他大声浪叫,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两人交合的腥臊味,男人凶悍地操干,龟头操进难以置信的深度,他捂住肚子被体内龟头顶起的弧度,但硕长的茎身一会斜着干进去,一会直着干进去,龟头顶着肚子的位置不一样,他根本来不及捂。

“吼...嘶”石坚粗野地打桩,他凭借男人最原始的征服欲,搞得身下人淫浪下贱,毫无以前高傲的模样,跟淫贱的娼妇没什幺区别,嘴巴大张着流出透明的唾液。

“好...好厉害...师...师傅...处...处屄受...受不了...哦...”祁颜肥臀颤抖着,骚屄被茎身磨得发烫,大量得淫水湿透床单,他抓着铺盖,肥臀被男人搞得抬高,结合处屄口大开,里面鲜红的屄肉泛着糜光。

石坚被处屄吸得发狂,他的眼里只剩下紧致的处屄,他握着细腰狂插,饱满的龟头戳着屄肉,恨不得戳出一个窟窿来,身下的少年已经疯癫,双腿不老实的圈住他的脖子。

“师傅...啊...搞...搞死我...把处...处屄捣...捣烂...啊...”祁颜张嘴淫叫着师傅,禁忌的称呼激得男人当场发狂,立刻抱起他狂干。

少年的双腿仍搭在石坚的肩膀上,他抓着细腰让少年的屁股上下他弄,高难度的体味不是任何人都能吃得消,但石坚强壮的体魄足以承受少年的体重,他狂猛的摆动腰身打桩,恨不得把屄给捅漏了。

“啊...死...死了...好...好猛...”祁颜觉得男人像头猛兽,没有任何感情地操干处屄,他只能任凭蹂躏奸淫,不知道男人从哪学会的姿势,硕大的卵蛋打在屁股上,火辣辣地疼。

石坚觉得少年的屄真耐操,他操上了瘾,雄腰操干的频率猛地加快,硕长的茎身快进狂出,白皙的屁股被撞得红肿,结合处的淫水起了白沫,随着迅猛的撞击,胯下的浓密的阴毛沾染了白沫。

“啊...饶...饶了我...大鸡...鸡巴好...好厉害...”祁颜疯癫地翻着白眼,他抓着男人的光头淫叫,身体呈现扭曲的姿势,处屄大开,满是淫水的屄肉首次被操出来,耷拉在外面。

石坚两条长腿站立,满是浓郁腿毛的大腿野性十足,健壮的臂膀拢着少年的腰身,表面青筋爆凸,鼓起的肌肉附在上面,由于高强度的操干,发亮的黝黑额头已经出了一层密密的汗水,肌肉的鼓起的后背也被汗水湿透,背肌强壮的吓人,前面胸膛上的卷曲毛发紧贴胸肌。

为了防盗我把后续在彩蛋里,抱歉,这也是没办法,盗版太猖獗,见谅

微博:牛奶与黄油

群号码:614521345

其他任何地方都是盗版,正版未删除的都在海棠文化

看盗版的小天使,请支持正版,去海棠观看,如果没有人支持正版,这个圈子会流失的很快,请你们支持写这类型文的作者们,谢谢。</p>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